莆田生活论坛网-莆田本地最大的生活社区

【说法】莆田:父亲出钱买房买车女儿女婿却离

更新时间:2019-09-16 18:44点击:

  原标题:【说法】莆田:父亲出钱买房买车,女儿女婿却离婚了,这钱要得回吗?

  东南网是由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主管、福建日报报业集团主办的福建官方新闻门户网站。

  现实生活中,由于父母与子女不和、子女离婚等原因,时常会出现父母要求子女返还出资的情形。老黄便是如此,为女儿女婿添置车房、多次向女婿汇款,不料女儿女婿却离婚了,老黄赶紧想办法要回之前的所有出资。近日,城厢区人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借款纠纷案。

  沈某与黄某于2010年办理结婚登记(沈某入赘黄家),2014年生育一儿子。2015年,黄某父亲老黄出资15万元购买了一小型汽车,该车于2016年1月被登记在沈某名下。2016年12月,沈某与黄某共同购置位于莆田市荔城区镇海街道荔园东路正荣财富中心一房产,首付款共计50余万元,由老黄交纳。此外,老黄还曾陆续向沈某九次汇款共计32万余元,其中28万余元被用于上述房产的装修,3.2万元被用于办理权属证书。

  此后,沈某与黄某因家庭琐事及孩子姓氏等问题多次产生矛盾,夫妻感情渐渐疏远,并于2017年3月开始分居生活。同年5月起,在沈某未在场的情况下,黄某就前述钱款总额998968.5元陆续向老黄出具落款时间为汇款当日的11份《借条》,借条上注明款项为借款且分别用于购买车辆、房屋及房屋装修、办证事宜;借条中约定按月利率1%计息。

  2018年8月1日,沈某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黄某持上述11张借条原件主张老黄支付的998968.5元属双方的夫妻共同债务,应予分割。案经审理,法院于2018年9月28日作出一审判决,准予沈某、黄某离婚并对子女抚养、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处理,但未对该998968.5元的款项性质进行认定。后黄某对一审判决认定中的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持有异议并提起上诉。同年10月18日,老黄也向法院提起本案诉讼。

  庭审期间,老黄、黄某和沈某对讼争的998968.5元的款项性质存在争议。老黄称该笔款项是在黄某和沈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沈某向其口头提出的借款,应是二人共同所借。黄某同意父亲的说法,称因大家原是一家人且有汇款记录,故没有认真处理借款问题,后自己与沈某感情出现问题,父亲见二人感情变故,遂要求二人对此前借款补写借条。沈某则称,买车款、买房首付款及房屋装修虽都是由老黄出资,但该出资是老黄对其与黄某二人的赠与,双方不存在借贷关系。

  城厢法院审理认为,老黄提供的由黄某出具的借条均为2017年5月之后形成的,当时沈某和黄某的感情已出现问题且为分居状态,而老黄出资的998968.5元中的778552.5元是发生在2015年8月24日至2017年3月之前,该778552.5元基本都被用于购买登记在沈某名下的车辆和登记在沈某、黄某二人名下的房产。

  黄某于2017年5月之后出具的有关该778552.5元的相应借条,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不足以证明在出资该778552.5元时,老黄与黄某、沈某之间存在成立借贷关系的意思表示。而老黄于2017年3月之后陆续出资的220416元均汇入沈某的银行账户且被用于装修沈某、黄某共有的房产和办理权属证书,当时沈某和黄某已因感情问题分居,按常理作为父亲,在明知子女婚姻已出现问题的情况下还愿意继续出资赠与的可能性极低,且黄某就该220416元出具的相关借条的形成时间发生在出资同期。故法院认为现有证据可以证明该220416元的出资性质属借款,且该220416元及相应利息属黄某和沈某婚期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

  综上所述,法院认为,老黄要求黄某、沈某共同偿还借款本金998968.5元及该款至还清之日止的利息,因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2017年3月之前父亲老黄出资778552.5元款项性质为借款,但因黄某自认款项均为借款并出具相应借条,此是黄某对自己权利的合法处分,法院予以确认并依法调整为黄某应偿还给老黄借款本金998968.5元及该款至还清之日止的利息;因其中发生在2017年3月之后的本金220416元及相应利息属黄某和沈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共同债务,故沈某应对该本金220416元及相应利息承担共同偿还责任。

  法院遂依法判决黄某偿还老黄借款人民币778552.5元及该款至还清之日止按月利率1%计算的利息;黄某、沈某共同偿还父亲老黄借款人民币220416元及该款至还清之日止的利息。

  本案双方争议的焦点为老黄陆续出资的金额为998968.5元的款项性质是赠与还是借款,黄某和老黄主张款项为借款,沈某主张款项为老黄对其与黄某的共同赠与。对此法官要提醒大家,对父母出资行为的性质认定原则上应以出资时父母的明确意思表示为准,且在出资行为性质处于真伪不明状态时,出资为借贷这一事实的举证证明责任应分配给父母一方。

  理由如下:首先,应尊重父母和子女的双方意思自治,若出资时父母明确表示为赠与,那么日后子女婚姻有变或父母子女间关系恶化时,父母再主张借贷关系则违反诚信原则,不应予以支持,且借贷关系属严谨的人身财产关系,借贷关系是否成立应遵循严格的“谁主张谁举证”民事诉讼原则。其次,赠与的单务行为属性决定了受赠人只需被动消极接受赠与财产,相对于证明借贷关系,赠与关系更难以被证明。第三,借贷关系中一般都会立字为据且出借人都会妥善保管借条,而赠与关系中赠与人是通过赠与方式放弃了赠与物的所有权,没有必要保留相关证据证明赠与关系的存在,故主张借贷关系的父母应比主张赠与关系的子女更接近证据并更容易保留证据。最后,父母子女之间的亲缘关系决定了父母出资为赠与的可能性远高于借贷,由主张借贷关系这一较低概率事件存在的父母来承担证明责任也与一般人日常生活经验感知保持一致。

  第一百零八条债务应当清偿。暂时无力偿还的,经债权人同意或者人民法院裁决,可以由债务人分期偿还。有能力偿还拒不偿还的,由人民法院判决强制偿还。

  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一)既未约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二)约定了借期内的利率但未约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按照借期内的利率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三条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

  第二十二条当事人结婚前,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自己子女的个人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双方的除外。

  当事人结婚后,父母为双方购置房屋出资的,该出资应当认定为对夫妻双方的赠与,但父母明确表示赠与一方的除外。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第二百三十九条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二年。申请执行时效的中止、中断,适用法律有关诉讼时效中止、中断的规定。

  前款规定的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