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邮箱
IV3fG95x@googlemail.com
首页 » 地图> 正文

七绝卷记

发布时间:2020-03-23 14:11:38

题:狼行千里虎狮风靡狸猫藤原戏?马过五疆鹿兔两极寒雕江洲记!百兽争雄路狂奔何以报上骑?龙留浅滩凤陪倚一出鸳鸯腻!京城车水马龙,门庭若市。大街上买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连成一片;酒店里,小二端着酒菜飞快地穿梭着,还不时传来猜拳声,谈笑声,杯盏碰撞声……京城一角四王爷府内京城四大公子之称飘烟白扇:步云雨来到四王爷府。步云雨穿过走廊放眼望去,不觉惊叹四王爷府内的奢华气息。耀阳划过精致的角楼,给府内洒下一片朦胧昏黄的光,王府里显得神秘而安静。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墙砖像嵌在雪地上一样。坐落在树丛中的王府,露出一个个琉璃瓦顶,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那华丽的楼阁被池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那飞檐上的两条龙,金鳞金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在湛蓝的天空下,金黄色的琉璃瓦重檐殿顶,显得格外辉煌。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子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虽为王府实为宫殿之雕琢两个字:奢华“春老花深,西风却又堆云皱。乱红飞走,雨落黄昏后。闭户垂帘,取樽温酒。香盈手,自难消受,一院萧疏就。”……“好词,实乃好词,楚姑娘如此佳词甚是萧瑟,为何如此凄凉呢?。”只见来人一袭白色的长衫,手里拿着一把白扇。头发上别着一支清亮的发簪,鬓角及后背垂下的直发匹配精致的五官非常脱俗。尤其发尾还系着一根红色的发带起到画龙点睛之笔,或许潘安在世也要羞愧几分…楚烟儿脸颊有几朵红云在飘洒,很有仙女下凡的味道。此人便是上次搭救自己的京城“四公子”之一飘烟白扇:步云雨。丫鬟秋霜却在旁边抿笑着。楚烟儿看秋霜在笑自己,伸手作势要打她一粉拳,却又怕步公子看见,便罢了手。“步公子过奖了,跟步公子比起来,小女子不及一二。您的武功又是出神入化,让小女子不得不佩服公子的文武双全呢。”说着说着,楚姑娘低下了头,娇嫩的脸上红霞更是娇艳欲滴…丫鬟秋霜却在旁边唱喝着:“是呀是呀,小姐天天念叨步公子呢”。“秋霜…”楚烟儿的脸红的更透彻了。楚姑娘乃是四王爷的大女儿,名叫楚烟儿。虽不会武功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精。尤其这相貌更是出众的很,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美丽清纯、文静典雅的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美人。自从上次楚烟儿在街市上和丫鬟秋霜买点胭脂水粉,回来的路上遇到几个地痞流氓被调戏。这时也正赶上步云雨出来逛街,这才有了英雄救美的桥段。自古美人爱英雄,楚烟儿也不例外。心生情愫对步云雨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同时步云雨又被楚烟儿的绝代才华深深迷住,这才每日便以做客为由到四王爷府上做客。虚则探望四王爷,实则过来看望楚烟儿。步云雨家父与四王爷乃是挚交。话说当朝四王爷,虽早已过了知天命的岁数。但是,一手家传“四合掌”打的有声有色。四王爷的内力和修为使则不仅身体生龙活虎,床上更是雄风尽展。可惜大女儿烟儿天生没有武脉,不能习武,着实可惜!四王爷虽为王爷,不过哪个不想和有势力并且有权力的贵族攀枝。一来不会惧怕武林中人,二来还可名扬四海。何况两家还是挚交!京城四家在当今武林可谓风云骤起!京城四大家族并分为:步家、司马家、雷家、水家并列其四。名下四大公子堪称当时世奇才,不仅武功过人,而且文采也是十分出众。王官贵族自然也要给几分薄面,就连东厂西厂的人也要畏惧三分,只因皇帝宠信!所以自己女儿能嫁给身为四大家族之首步家飘烟白扇:步云雨。四王爷更是每日笑的合不拢嘴,每日都在女儿面前夸赞步云雨如何如何之好…其实并不是四王爷爱权爱财,只不过这步云雨却有过人之处,每次带的礼物是深得四王爷喜爱。前段时间,四王爷因练功导致经脉错乱,恰巧步云雨取得鬼花脉络丹给四王爷,不仅内力和武功全然恢复,并且内力比以往更精进。鬼花脉络丹一般人是享用不到,自是步云雨费了一番周折!多日之后在经过四王爷府和步府的人相互下过聘礼之后。步云雨在和楚烟儿的相处之后,便互生情愫。步云雨和楚烟儿在双双相逢中种下姻缘。才有了现在的良辰美景。步云雨命人把自己亲手写的一幅字呈上送给楚烟儿;河汉水清盈,夜语情澎湃,承载相思阕阕词,千古吟无奈。别后各殊途,相会云天外,无悔人间一段缘,笃信传真爱。楚烟儿亲手把这幅字收入闺中…好好的保留了下来。两家选中良辰吉日众人期盼中新郎一袭红袍,韶光流转出尘逸朗的俊颜光彩焕发,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温和的笑意,持新娘的手,踏入那铺满红裳的殿堂。新娘同是一袭华袍红装,头上的凤凰步摇衬托出她的高贵和娇艳。纵然人们无法瞧见她盖头下的绝色容颜,只一个身影,却也是倾城倾国,同俊朗的新郎说不出的般配,好一对天作之合。时光荏苒岁月穿梭转眼一年的深夏天气阴沉,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东北风呜呜地吼叫,肆虐地在步府门前狂啸,它仿佛握着锐利的刀剑,能刺穿严严实实的皮袄,更别说那暴露在外面的脸皮,被它划了一刀又一刀,疼痛难熬,热浪袭袭。忽闻一声惊雷炸起“呜呜呜…”“老爷…生了生了是个男孩”步府仆人兴奋地说着。“诶呀,得一男孙儿呀”。步府老相人和夫人甚是激动。步云雨等一众下人欢呼雀跃,面部难掩激动幸福之情。步府上下一众人齐向步府泰山步相人鞠躬:“恭喜相爷贺喜相爷喜得孙儿”。在众人欢喜声中,步云雨首先踏步进入屋中。珠帘床前楚烟儿和步云雨手拉着手步云雨另一只手抱着可爱的孩子一双水灵灵的眼眸不停地转来转去,樱唇不点而红,脸颊红彤彤得如苹果一般,长得十分秀气.声音脆如黄鹂.呜呜的叫着,彷佛诉说着自己的故事。“相公,你看此孩子天生异禀,双眸神光,实乃英气”楚烟儿娇笑的说着。“烟儿,是啊,给吾儿起个名讳,此子叫什么如何呢?”步云雨默默地说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剑:剑锋所指所向披靡。明:皓月当空明日东升。此子就叫“步剑明”吧。”老相人和老夫人踏步进入屋里。“父亲大人起的好,相公还不和儿快快谢过父亲大人赐名”。楚烟儿微笑的说道。步云雨答谢之后。爱怜的望着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心中亦是坚定,哪里还有一点公子的傲气,这时就是一个慈父。吾终将毕生绝学,传与吾儿:步云雨心中默道。步云雨浓翘的长睫,柔化了原本刚棱有力的轮廓,微蹙的双眉之间好象藏有很多深沉的心事,却跟着眉心一道上了锁。那张极为*感的双唇,的若在面目清爽的平时,或许可以帮他假作一副文质彬彬貌。而今有点胡须却让浓烈的阳刚魅力,再也无可隐藏遑论他撩人心弦的醇厚低嗓。这就是步云雨,这就是步家大少爷的情怀。转眼三年后“少爷少爷,您慢点,慢点。看着脚下”步府老奴叫道。“青苔碧石,无磕绊之物。不碍事不碍事”步剑明笑到。“吾孙三岁便可出口成章,实乃步族之幸,祖上光辉呀…啊?哈哈哈”说话者便是步府老泰山。“是啊是啊,真是老相人福缘却深,鸿福齐天”老奴在旁边随说道。“溜须拍马,我说老大伯你真是能言会到呀”步剑明在旁边嘻嘻地说道。“孙儿,昨天教你的掌法学到几何了?”老相人问到。步剑明说:“爷爷,不学不学,吾乃一介文人,不会学你们打打杀杀。”老相人深深的看了步剑明一眼:“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携经天纬地之才,赋震古烁今之气。文武都不能丢下,样样都要学。”步剑明无法反驳爷爷的话,讪讪地做了个鬼脸跑向自己的房间了。步剑明三周岁,早已识字识大体。跟同龄人也有绝不相同的成熟与聪明。有时,步云雨夫妇也相互痴痴,说不明的感觉此子绝对与别人不同。步府客厅步家一众人纷纷落座。步家厨房一一上菜,不得不说,步家虽财力为上层,但是在这生活上不会铺张浪费,极具勤俭为本,为人谦和的家风。这也是步家能在京城数一数二的原因吧。步云雨愉快的说:“诸位,我收到密报。京城三家联手寻我多年前到山月洞奇寻带回的七绝卷之一焚天画卷,势必要与我步家一族为敌。几年来,他们一直窥探我步家卷轴和财产,实在有些嚣张!真以为我步云雨是好惹得吗?我已封扇多年,难道还要血雨腥风吗?。”看似轻描淡写,不过在别人听来还是格外震耳欲聋!楚烟儿焦急说道:“相公,我们交出焚天画卷。找人说和一下不行吗?。”步云雨苦笑一声便不再做回答。步剑明听得大人们聊的焚天画卷,内心荡起涟漪。感觉似曾相识,又哪里说不出怎么回事。顿时,觉得瞌睡无比,不知不觉的到了一个梦境。这时,楚烟儿见孩儿睡着,便抱着回房间了,无奈步云雨也不再说这件事。但是,在不久后,武林中终将掀开一场波澜壮阔的格局! 赞赏 100币 500币 1000币 2000币 1万币 5万币 10万币 100万币 1000万币 本次打赏500道格币 这本书太棒了,犒劳一下,希望后续更加精彩! 确认打赏



百度搜索